能量之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73|回复: 2

【资料分享】Wardenclyffe塔的一些细节 [复制链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9 09: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文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31ed190101g42o.html  感谢原作者!


作为共振系统的地球

  当决定建立能量传送站后,特斯拉首先在长岛买了一小块地并向著名企业家摩根寻求帮助。摩根是很多秘密组织的成员,同时也是个商业管理的天才。因为那时他身患癌症,所以希望特斯拉的发明能帮助他康复。他期望特斯拉的科技能使他联系上一些特殊的生命能量源,能使他永远保持年轻和健康。特斯拉认为摩根是资助这项计划最合适的人选。特斯拉认为摩根是能预言自己生命冲突和预先安排自己行动的人。
  两个老朋友之间的谈判是秘密而艰辛的。没有确切的资料说明是什么时候特斯拉决定开始Wardenclyffe塔的建造,和摩根作为一个精明商人的期待。
  在公共场合的表态中,特斯拉曾两次改变关于在长岛建设Wardenclyffe塔的目的的声明。起先,特斯拉声明这是穿过地球的无线能量传输的统一电报和电话系统。但Wardenclyffe塔的技术特点证明并不是这个目标。在特斯拉给摩根的信中也许能找到真相:“摩根先生,我想我能完成而且确定能完成的并不仅仅是简单的远距离的无线信号传送系统,而是要把整个地球变成一个感觉敏锐的生命。它能全方位的感觉并像大脑一样思考……”
  许多作者,特别是特斯拉的传记作者,指责摩根在特斯拉正要开始他的重要发现——需要资金来完成他的杰作(Wardenclyffe塔)的建设的时候缩减财政支持。但特斯拉在他的自传中清楚地谈到这一点。“真正阻碍我的计划的是自然规律。这个世界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它。无线输电系统太超前了,但是计划将会在正确的自然法则指导下完整地重复并会获得最终的成功。”
  特斯拉在1903年7月15日满负荷地测试了他的无线能量发射器。实验在午夜进行。这个夜晚,纽约市民目击了预示着未来科学光明前景的事件。无数条延续数百英里的夺目耀眼的电流束连接着Wardenclyffe塔和天空。第二天《纽约太阳报》写到居住在长岛特斯拉实验室附近的人们对他的无线能量传输试验非常感兴趣。他们是昨天晚上奇怪现象的目击者,看到了特斯拉制造的多彩电光在不同高度的广大区域的大气层燃烧了起来,“黑夜突然变成了白昼。有时候人们的身体周围集中了发光的空气,所以人辐射出迷人的光彩,看上去像鬼魂一样。”1903年7月17号特斯拉在回答纽约太阳报记者采访时强调说:“居住在Wardenclyffe塔附近受到我的实验惊吓的人能看到更多……在那以后两年内他们处于比睡眠更清醒一些的状态时可能经历一些难以置信的事情。在适当的时候,但不是现在,我会宣布一些你只有在神话故事里才听到的事情。”
  按照特斯拉原始的计划,应该建造五个像Wardenclyffe塔一样的塔。第二个应该建在阿姆斯特丹,第三个在中国,第四、五个分别建在南极和北极。但这个计划因为资金不足的原因搁浅。如果最后这一切能得以实现,可能会发生些什么呢?地球将成为一个统一系统,它将由一些振荡器的预定设置所控制,这些振荡器能传输可变频率的电磁波。机械共振系统将用同样的原理建造。机械系统是由建在实验室地下充满水或油的管道和泵组成的振荡器。基于同样精确数学计算的同时动作的两个系统能激起稀薄同温层、电离层、对流层和地球液固结构的同步振动。
      特斯拉的以太理论
  特斯拉发现并应用了关于以太基本特性的理论,这些理论构造了最初无限而均匀的以太。连续以太是宇宙主要媒介之一的假设,意味着任何一点都是假想的宇宙“中心”。这样一种媒介的构造定理,与几何球面上的当地点理论有些相似。
  特斯从来没有这样形成并讲解他的理论,但他留下了按照这种现代物理还无法解释的定律工作的系统。以太发电机,即虽然有能量泄漏的有稳定电势电磁球、在太阳系行星重力波下工作的同步电机(这种电机因为一些原因可以独立启动并可做出与行星运行排列相应的动作。它也可以在时间共振间隔结束后独立停机。)另外,特斯拉设计了一种可以在一定高度悬停具有反重力特性的金属盘,并不受当地重力的影响。
  结构化以太部分可以处于共振状态也可以不处于共振状态。第一种情形,亚原子粒子——电子、质子、中子的浓缩发生。这些粒子通过共振合成光子的方法产生,就像特定的以太粒子合成光子结构的规律一样。非同时性的、非共振的以太粒子形成空间,在这里面共振光子形成物质。(编者注:这是一个和平行世界的概念有关的重要的观点。每个世界都是由通过其它非共振以太部分的共振过程产生的基本粒子组成。不同的频率意味着不同类型的物质。在同种物质的元素能在有时间移位的振荡过程的“平行世界”里的相同空间共存。)
  特斯拉的Wardenclyffe塔是一种“毕达哥拉斯”振荡器。特斯拉这种特殊电磁波传送的数学描述和毕达哥拉斯发明的数学方法是一样的。特斯拉在他的方程里用到的数学符号只有单一意义的物理解释。特斯拉的以太技术原理属于宇宙存在的层次上,在这里可以控制时间和空间。共振原理和以太的和谐振荡原理使人清楚地看到现代物理问题,特别是能量转化问题随着这个理论的发展将被解决。(宇宙万物都处于不同频率的机械振动之中,宇宙万物都处于不同频率的电磁振荡之中,宇宙万物都处于不同音节的交响乐合奏表演之中,宇宙万物都处于不同鼓点的舞蹈大联欢表演之中。张卫民评注)。
  通过特斯拉的真空管,特斯拉能直接从物理连续态(以太)中得到质子、中子和电子,并能在任意距离再生这些粒子。特斯拉能在任意给定地方产生瞬间的任意数量的粒子,而不是使质子束在自由空间任意运动。质子、中子、电子可以无限产生,他们数量的差异由创造时间的长短来决定。(编者注:现代物理知道怎样从真空中创造物质粒子,例如正负电子对,但他们必须借助于能产生巨大能量的直线加速器才能实现之。特斯拉的共振方法是一条通向无限自由能量源的正确道路,他通过构造真空的方法来实现。这项技术的第一步就是要发展纵向电磁波的理论和实验。实际上声学的共振理论已为大家所熟知,我们需要做的是怎样把它应用到电磁学里。)
  从一些假定出发,特斯拉知道了科学上不寻常的事情,甚至至今难以想象的自然法则。我们应该思考他使用Wardenclyffe塔后的技术目标及他所期望的结果是什么?
  1. 使电离层产生振荡。因为地表和电离层之间有20亿伏特的电势差,所以Wardenclyffe塔将随着电离层的高低谐波振荡持续振荡,并保持相位的高度一致(接近共振),并能像普通电容器一样放电。由于这个原因,电荷能立即通过,这对纽约是个很大的威胁。高能量大直径(可能数百千米)电离柱在电离层出现,这个区域的所有空间将被分解。当然,特斯拉并不想毁灭纽约。他只是希望通过他的巨大振荡器的短时间间隔放电从电离层获得能量,这需要上亿伏的高压。作为一个超精细的振荡系统,特斯拉在他的塔顶安放了巨大数目的紫外灯。
  2.  从以太中获取能量。移动时间坐标在一个时间周期内从过去向未来转移能量是可能的,而且通过非共振的电磁场不必违反外界电磁方程。
  (编者注:通常“能量传送”意味着在空间两点间有一定距离。但在上面的情况里却是不同时间点之间,即在过去的某个时刻和未来的某个时刻之间。所以,我们可以用在时间上的能量梯度(时间梯度)而不是空间梯度(伏特表示)。)
  当然,这需要在严格遵守数学法则的前提下进行,因为它们高精度地决定了频率间的相互关系。在相反的情况下,结果可能失去控制,导致物质或生物体的毁灭或从我们的现实世界里瞬间消失,就像在费城实验里发生的那样。
  3.  打开通向“平行世界”的临时窗口。因为平行世界有着和地球不同波长和振荡频率的电磁结构,但是通过产生复杂谐振,使我们的世界和别的世界的振荡频率间发生某种联系。因此,别的世界的图像很可能在我们的地球世界里显现出来(反之亦然)。
  4.  加速人类的进化。如果我们能制造一个和人类集体电磁场谐振的永久高频电磁场,渐渐的有可能增加我们的预知灵敏度和接受信息的能力。但是这种频率的辐射一旦和人的场频率有微小的差异将对人体产生很大的危害,可能导致疾病(例如癌症)或精神错乱,完全的分离甚至导致死亡,不过过程非常慢而已。由于缺乏足够的知识,人类不断的污染着自身赖以生存的电磁环境。各种各样的无线电波、微波辐射充斥于空间(实验证明这会导致癌症)。另外的一些电磁场,只要频率和自然太阳系统的重要功能信息场的振荡频率不同,都会或多或少的对人类产生不良影响。
  5.  能把地球转化为“平行本体”。如果特斯拉能完成五座传送站的建设并使它们开始工作,那么他能使整个地球处于一种均匀共振结构状态,而这种振荡对别的本体来说是特殊的,或许能物理地将我们运送到“平行世界”里去。只要有这种可能,他就能加速人类文明的进化。但是,这样做是极其危险的,因为如果地球进入这种与“平行世界”共振状态很长时间的话,类似亚特兰蒂斯的大灾难可能会降临到我们头上。
    现代实验家应该时刻牢记深藏于宇宙哲学中的物理世界的秘密。只要我们的科学对研究“天然”物质还缺乏足够的判断力,我们就会处于分裂意识的状态中。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人类的意识是必要的,实验物理学能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我们应该释放人类的思想,使之适应深层次的宇宙研究。
  道德规范是宇宙原则,它能决定能量分布,不是吗?所以它能获得自然规律的标准。我们可以解释在另一个时间转移的世界里的居民,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借助于特殊的装置影响银河系和其他的星球,为什么我们参加实验,直接改变我们自己的原因。
    如果道德规范的本质是一种和谐仁慈的能量平衡状态,那么从数学上来说,宇宙道德肯定在这个世界上有所表现。违反数学定律是不可能的。“没有通向几何学的皇室道路”——当皇帝Edip埋怨做几何题太难时,欧几里得这样对他说。
  宇宙自身就是一个大实验家。我们的大脑问他各种各样的问题,不管它们看上去是聪明还是愚蠢。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个真正的哲学家和科学家都拒绝在有关的宇宙现象的科学中使用有缺陷或过分严格的理论。
  特斯拉哲学观点的演化始于迷、发展于工程,又从工程结束于宇宙哲学,就像特斯拉的个人生活,所有这些都是在科学和技术文明的形成道路上的里程碑。特斯拉对所有人包括自己的态度完全是超越个人的。他对任何人包括他自己都没有个人看法,这也是他一生中在这种事情上很少犯错误的原因。在现代科学中,特斯拉总是被再次提及。那些直到现在还没有注意到麦克斯韦电磁理论矛盾的科学家们也开始研究特斯拉,特别是那些研究大统一理论的人。物质无限可分的观点是正确的吗?空间能被无限可分吗?最后,时间在物理过程中又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或许,时间只是一个度量,通常是一个坐标,正如在以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为基础的现代物理理论中假设的那样。
  (编者注:如果以太密度或流动方向能决定任何存在物质的时间参数,那么在以太理论中可能结束关于“物质时间”和“数学时间”的争论。在以太理论中我们不再需要讨论时间本身,而只需要讨论以太及其在当地的物理特性。)
  特斯拉关于以太——结构化的连接着空间和物质之物是基本媒介的观点,被排斥于正统科学思想之外,而这导致了物理思维的停滞。不幸的是这种错误还在延续。在科学界那些冒险创造一种“新物理学”的人,正在越来越重视特斯拉的理论并认真研究之。引起广泛关注的是利用经过特殊调制的超低频和超高频振荡产生的电离层辐射的实验。导致的结果现在还不是很清楚。可能包括气象控制,特别是飓风和大气压的控制。还涉及到利用电磁共振远距离传递思维。很明显,技术上利用外部电磁波模仿人类思考是可能的。这是特斯拉控制论的观点。“人类不过是宇宙力的“自动机器””。这是特斯拉在他的主要文章和演讲中所强调的。实验家还会说,很容易利用电离层的振荡激起人们大规模的情感冲动,包括全人类的集体无意识状态下的和谐相处。电离层是控制大规模的感情和思想的关键。1899年在科罗拉多居住时,特斯拉明白了这一点。
  现代学院派科学特别是塞尔维亚学派拒绝特斯拉的思想,主要因为他们无法理解特斯拉这些思想。第二个原因恰恰相反,是因为特斯拉反对核物理,他预言这项技术的应用不会持久,量子力学没有未来。
  特斯拉作为一个宇宙学家有他自己的哲学和信仰。亚里斯多德曾经声明在宇宙空间里存在更高的独立精神——以太实体(enteleh—cia),它设定了物质的运动,思考是它的属性。同样,特斯拉相信统一宇宙是物质和精神的结合体。在宇宙空间有一种核心信息源,从那里我们可以获得力量和灵感,这也是永远吸引我们的地方。特斯拉感受到它发散到宇宙各处的和谐的力量和涵义。特斯拉无法猜测出这个核心信息源的秘密,但是特斯拉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当特斯拉想给它一些物质属性的时候,他形容之为“光”;当特斯拉试图理解它的精神原则的时候,他用了“美”和“和谐”:“如果一个人从内心里保持这种信仰,他会感到强壮并快乐地工作,因为他觉得自己是和谐宇宙的一个分子。”
     失传的特斯拉理论
  特斯拉没有给我们留下他的物理理论,但他大量的系列实验实际上为我们研究新的电磁共振理论打下了基础。特斯拉认为宇宙是连续统一的电磁媒介,物质只不过是能用数学运算法则描述的有组织的电磁振荡的一种表现。特斯拉还认为共振规律是最普遍的自然规律,它能消除时间和距离,所有现象间的关系都可以通过一些或简单或复杂的共振的物理系统的建立来解释,主要是用电磁系统的持续振动来解释。
  最终,牛顿的积分,莱布尼兹的微分以及麦克斯韦的场论在特斯拉的理论中都没有涉及,特斯拉选用的是直观形象的古希腊力学的简单数学,特别是阿基米德的力学。并做了力学和电磁学之间的类比。像特斯拉思想这样一种直接指出基本数学概念需要完整的物理解释的思考方式的意义,我们凡人很难做出详尽的评价。
    特斯拉的计算记录在现代专家看来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们太简单,如果没有注释,根本看不懂。只有和特斯拉一样有相同理解力的人,才能看得懂特斯拉的计算。(真理总是非常简单的。真理不是玄妙不已,真理不是高深莫测的。真理是非常显而易见的——正因为真理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因此人们看不到处于视觉盲点中的真理。人们一直在错过那些显而易见的、简单的真理,因为他们都认为真理一定是非常复杂难解的、难以得到知识。他们一直在向远处查看——而真理是非常贴近你的。而后就会有人不断地利用他们这种迷信心理,因为那些聪明的人知道这些痴迷的人无法满足于简单的真理。学院派科学家以一种看起来非常玄妙的方式写一堆垃圾。而人们以为如果自己无法了解,那表示一定是有某些伟大的奥秘蕴藏其中。  大道至简!经典是简单的,真理是简单的,最有用的东西也是较简单的东西。复杂会造成浪费,而效能则来源于单纯。真理是很简单的,因为它很简单,所以你不去看它。你必须学习变得觉知到真理的简单和显而易见,而不必再画蛇添足。真理就是简单的,而这简单的真理就在平常朴素的日常生活当中。能够从简单处寻找和发现真理,你就得到了最深刻的真理。如果我们像特斯拉那样真正懂得了简单,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复杂。     真理是简单的、让人明白的;谬论是绕着圈子想把你忽悠蒙的,实际的物理自然现象被解读后都有恍然大悟的感觉,而忽悠的谬论却没有恍然大悟的感觉,只能是越忽悠让你越迷糊,让你永远地迷糊下去,继续听他们的忽悠,只有实施忽悠的人才知道这里面的内幕因素。忽悠的谬论也很好辩白,只要他们对你提出质疑不能做正面的直接回答,或是装聋作哑,你就可以判定这是忽悠的谬论了。例如CCTV《天降UFO残片》中的UFO解密专家,他们公开忽悠全国观众,可实际上他们对我的贰万元UFO解密悬赏却是装聋作哑、置若罔闻,你就可以判定《天降UFO残片》中的无所不知的UFO解密专家的解释是忽悠观众的谬论了。    真理是简单的,就连这句话本身也让人觉得它太过简单了。宏观地讲,人类发展就一直在背离这样的真理。科学技术的进步,为的就是理解一切,控制一切,由此获得最终的真理。当我们成熟,特别是在接受了教育,获得了一定的知识之后,就会像人类社会的性格一样开始膨胀,开始自以为是。诚然,知识提供了洞悉和理解的思维方式和基本工具,但是我们必须承认一个现实,不论一个人多么有学识,他的所学也只是浩瀚的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一点。我们因为有了自我意识,才变得以自我为中心。自我感觉的确需要比较良好才行,但是为了维持这种自我感觉,无限的自夸只能让我们变成一无所知的人。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到我们中国历史上的一位圣人——老子。我由衷地佩服他的智慧,因为在几千年前老子就早已看到了我们的发展趋势,知道我们会热衷于夸大,膨胀和扩张,并由此劝告我们要道法自然,谦和内敛。而老子也是人类之中为数不多的能够平静地接受现实、承认自己作为一个人类个体、在自然界中很局限并且很渺小的伟人之一。    自信与自负看似一线之隔,却导致截然不同的最基本的人生准则,后者做任何事都是基于自我意识的表现,为夺取羡慕、称赞、敬佩而做看似高人一等的事。因为自由意志让人类贪恋于对非己的掌控,傲慢与偏见的背后都藏着数不尽的危害。人生有无数答案,我们很难确知哪个最标准。如果你想把答案弄得很复杂,那是你的权利,但不是唯一的解决之道,其实你也完全可以用简单的方法对付它。哲学家罗素曾经告诉我们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加聪明:“要避免显而易见的愚蠢见解,并不需要什么非凡天才,几条简单的规则就可以。明智不需要高深的知识,一些简单的常识就可能使你成为智者。”张卫民评注)。
     特斯拉科学思想观点摘要
  不仅仅是继续研究特斯拉工作的物理学家,包括所有常思考物理问题的人,都同意现代物理学是知识的不自洽系统。从一方面它说,时间是相对的、取决于观察者的。另一方面,它又说量子传递的时间是无法测量的。核反应是物理学史上大家公认的经典,在这个过程中质量完全转化为能量而没有留下一丝残余。在天体物理学中完全的质量转化为能量是不可能的。众所周知,依照万有引力效应计算出来的银河系质量与星球绕银河系中心旋转速度(通过星球辐射光谱的多普勒移位)算出来的质量不同。因此,有一些看不见的物质或质量理应能被找到,在不修改现有理论的情况下大约占90%,学院派科学家称之为“质量缺失”。
  特斯拉曾研究过一种“一端开口的真空管”,它能在任意距离外传输粒子。目标是由处于静电状态的数道大气电磁层组成,它们在云朵漂浮的地方能够用肉眼看到。
  (编者注:我们在前面曾讨论过,它并不是经典意义下的“传输”,而是在一定距离下物理真空的共振结构,任何粒子都能用这种方法制造出来。)
  在特斯拉的众多发现中,多相系统、交流感应电机和发电机是次要的。重要的应该是他做的关于以太和时间的实验。我们要强调的是建立在以太共振和时间共振效应基础上的全新的特斯拉宇宙物理学。
  特斯拉的主要发现如下:特斯拉的第一个主要发现是任意距离的能量传输。实际上,这是一种自然环境下的能量超导。特斯拉的第二个主要发现是“电光火球”(以太和物质元素的对称结构),适合于不同于赫兹波的纵向电磁波的高频共振器。这是一种有意识的、作为人类大脑工作的、最初和最典型的电磁场的电磁单元自由选择,调节大脑振荡或改变它们的自然特性。更精确地说,它导致各种情感、意识的改变,创造冲动、超感知直至超认识。特斯拉的第三个主要发现是引力的动态自然特性,元素周期表中的每一种元素都有自己的引力常数。特斯拉在这方面继续了Etvesh的工作,发明了许多普遍方法。最终特斯拉形成了自己的电磁理论。这个理论从未发表或解释过,没有用已普遍接受的概念,如“能量”、“波长”、“频率”等,取而代之的是譬如“分布曲面”、“振动螺旋系统”、“电压”、“传输特性”、“以太”、“电磁流体动力学”、“管的几何能力”等等。如同Augustine  Blessed所说:“事物的创造源于天才的头脑,而非自然。天才总是在事物真实存在之前就已在头脑中形成关于它们的清晰图象。”
  在现代数学工具中,特斯拉只用到了傅立叶级数把电磁振荡分解为高频和低频谐波,以便于其配合他所假定的与各部分无限以太的同步运动。很显然,非同时部分无法合成无穷大。
  特斯拉学说的宇宙是一种各向同性的无限宇宙。同时,麦克斯韦的电磁理论只能应用于短距离。更一般地来说,麦克斯韦只不过把法拉第的实验作了一下数学处理,而没能建立关于这个问题的最终概念。正因为麦克斯韦未完成的理论,造成了狭义相对论中的巨大困难(关于能量传输速度和光速相互关系的问题)。爱因斯坦自己在光电效应中忽略了时空的相对性改变,因为如果原本等于电子轨道能量的能量随着速度改变而减少,就不会出现光电效应。在广义相对论中,麦克斯韦理论的缺陷会导致“世界线”的出现(在本质上,这就是磁力线的泛宇宙外推法)。最终,这必然导致宇宙有限的结论,并得出宇宙要么会收缩到“奇点”,要么会膨胀或大爆炸……而不是发展成长的宇宙。这样的结果不仅使特斯拉感到惊讶,也使许多古代的哲学家和科学家感到惊讶,包括毕达哥拉斯、柏拉图、欧几里德等。
  尼古拉.特斯拉和他的科学对现代世界的远距离工作系统很有帮助,也是摆脱科学和技术文明危机的方法,现代科技也许需要一种哲学存在论。在成百上千年中,我们有无数的科学家,但其中除了尼古拉.特斯拉没有一个人建造了属于自己荣誉的塔。这样一座塔就建造在圣地亚哥的科罗拉多——世界科技中心之一。不管普朗克、爱因斯坦、波尔、泡利、托里拆利还是牛顿,虽然对炼金术、神学和神秘学感兴趣,但无人能使人们信服他们科学观点的先验意义。基督文明建立在耶稣忍受、牺牲和赎罪的基础之上,洗礼仪式的神秘和死后世界之上。它充满了人类的感觉和情感。以特斯拉为标志的技术新时代的来临将以人类精神和物质统一为象征。它不是建立在宗教信仰的基础上,而是在对科学原理的信仰上,它将给出宇宙的基本法则。纵观历史,特斯拉可以说从根本上改变了行星层次上的宗教信仰形式。这也是特斯拉为什么不只是一个科学家,也是更高水平上的宇宙和历史现象。他将神学的精神性转变为科学的精神性。此外,现代物理已经成为一种新时代哲学,因为它开始广泛的研究物质结构,宇宙起源甚至最近的道德规范。(特斯拉也是一个宇宙学家和科学哲学家。张卫民评注)。
  学院派量子力学哥本哈根学派理论物理学家包括波尔、海森堡和泡利,都没能回答主要物质单元的结构问题。相对性理论也未能解决时间的同时性及力的本质问题。特斯拉物理关联着真实物理空间或以太,来源于远古宇宙论观点和毕达哥拉斯数学。切尔诺贝利事件后,所有人都明白了核反应不过是不了解物质结构引起的灾难。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的失事提醒我们人类还没有足够的长途太空旅行的经验和能力,航空发动机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更不要提星际间航行。特斯拉的物理学给出了怎样在宇宙中利用力与能的问题。
  我们有时用以证实一些物理现象的概念在特斯拉时代还没有出现,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利用数学符号计算的方法中。这却有利于年轻的甚至多次听说朱利叶斯.迈耶、却从来没有用过“能量”这个词的电气工程师特斯拉。阿基米德和伽利略用各种数学方法计算出很多结果,却从来没有用过数学符号,虽然现在我们用了。牛顿,发明了无穷小量,他自己却从来没有用过,而是用欧几里德及他俩代之间科学家用过的几何符号完成了全部证明。
  要理解特斯拉,不仅要阅读他的原著,也要解释他的科学中各项的物理意义,特别是他档案文件中的秘密部分,这部分里的概念在别的文章里多次用到,并具有很大意义。特斯拉的理论如果没有清楚的假设和像他一样的思考方式就很难被学院派物理学家们所理解。
  现代实验物理学前沿逐步开始研究特斯拉的遗产。我们暂且不谈论科学知识的商业或学院派观点,而是讨论还不为广大知识界所知的科学思想的顶峰,关于人类世界范围信息空间内的分离网络的结点,在这里,所有人都可以通过远距离沟通网络渠道和他人取得联系。这种联系由两个一致的主要参数决定,思维和智力水平的一致。但是,对于新文明来说,联系一切的事物是以对时间的主观理解为基础的。所有早期文明起初都只有对空间的理解。
    根据特斯拉的说法,未来星际交流的所有能量有用之不竭的免费来源。他指出地球是一巨型发电机的核,它的旋转和慢速旋转的电离层的配合能产生数十亿伏特的电势差,人类其实居住在具有巨大电容的球形电容器里。这个电容器不停地自我充电和自我放电。在这个电容器中,电离层是“正极”,大气层时“电介质”而地球是“零级”。这样全球范围的电过程不停地进行着。电能自动做功又回到自然界里。(地球就是一台巨型永动机,时刻等待着人类来开发和免费利用。张卫民评注)。
  特斯拉还发明了可用作直线“加速器”的一端开口的真空管,即在室温下工作没有任何能量损失的装置(这是一种传输能量过程中无能量损失的能量超导装置。张卫民评注)。因为在瞄准目标的时候,目标自己的静电特性被利用,这也是为什么利用感应可以实现任何距离任何当量的能量传输的原因。Kenneth Corum在美国重复了特斯拉的实验并获得了一些成果,但始终没有懂得事情的本质:特斯拉的“粒子”并没有像其他粒子或赫兹波一样穿过空间,它们是从感应中自行产生的,就像“电光火球”一样。关键是特斯拉原始理论,它和宇宙辐射相联系并为他自己的实验所证实。
    特斯拉的可逆磁场有着广泛的意义。它是一种为宇宙各层次生物直接证实的数学思想。即使现在我们对特斯拉的感应电机,所谓的异步电机在概念上的研究还很不够。关于重物旋转和普通旋转中还有未发现的秘密。“特斯拉蛋”的加速运动是基于重力场的改变,而不是磁感应特性(远距离作用)或是力(永久的电输入)的增加。
  特斯拉蛋,1887年春天,正在与爱迪生反交流电作斗争的特斯拉,为获取当时著名发明家Charles F.Pech的支持而在科罗拉多世界博览会上做的一个著名演示,意在超越哥伦布那个著名的立蛋表演,他不用打破鸡蛋就能让鸡蛋立于指定点。……一个旋转的场磁铁被固定在木桌的下面,特斯拉先生拿出一个镀铜的鸡蛋、几个黄铜球以及一个带转动枢轴的铁盘等辅助物件。他把鸡蛋放在桌上,让人惊奇的是它立刻竖起来。但当发现它飞快地旋转时。铜球和放在枢轴上的铁盘依次随着旋转磁场飞转,观众惊诧不已。但当他们明白过来后,立刻提出了让特斯拉欣喜的问题:“你需要钱吗?”
    在特斯拉其他成果中以下还没有被研究:无线电工程中能以相同频率传递信息而不会堵塞的技术(包括20项未利用的专利);物质的结构(“我常常分开原子而不需要消耗任何能量”——特斯拉在1933年的声明);关于引力的一个特定行星排列下能持续工作一年的重力发动机模型,此模型用锡制成但定子是玻璃;以太理论(物质从以太中生成又在以太中分解,遵循着简单的数学法则。但是如果产生能量大于消失能量,就会发生宇宙灾难!);特斯拉的医学装置和低频波对人脑运行的影响。
  这是特斯拉关于佛教思想中“我是虚幻”的叙述:“真的,我们是不同的事物,我们就像在主观时空里遨游的一列波。当这列波消失时,我们什么也没有留下。没有个人,我们无法在个人的海洋里辨认出属于自己的那列波。只有波的系列幻想,一个接一个的幻想。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不一样;我只是一系列相关联的存在,但它们又各不相同。这个系列就像一部电影似的只对连续统产生影响。这绝不是对我真实生活的主观臆断或错误理解。”
  我无法想象特斯拉的笑容。我看到的是悲伤的他,一个将自己的全部精神用于探索自然法则伟力的先驱。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8-1-12 13: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神一般的特斯拉,为什么最后是悲惨收场?!

而天才的爱迪生,却活得风风光光?!
发表于 2018-1-12 14: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多搞科学的人都不太重视人际关系和社会关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能量之海

GMT+8, 2018-10-17 21:48 , Processed in 0.32126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