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之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04|回复: 15

中国VS日本,一场50年的失败(转)

[复制链接]  |   小说模式
发表于 2018-3-3 16: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记:2018年2月3日凌晨4:20分,妈妈安然离世,我痛彻心扉!妈妈一生最疼爱我。许多事我却没有让妈妈满意,心中留下太多的愧疚和悔恨。

    大约从七八年前开始,我就在做一件事。为了做成这件事,我历经艰辛,付出数年的心血,投入数十万元,造成了对自己的种种耽误,对妈妈、对家庭的巨大亏欠。痛定思痛,有必要做一份总结,给自己一点交待,给后来者一些教训,给社会一种反省,给国家一个指引!
    ——谨以此文纪念我平凡而伟大的妈妈,她不仅是我的母亲,也是中国的母亲!


一、日本的诀窍


    我做这件事,源于一个偶尔。
    某次,从网上得知日本哈德洛克向全世界公开偏心螺母的参数,数十年来却没有任何人能成功仿制。不知道是出于湖南人的好奇?还是邵阳人的好斗,我鬼使神差与它纠结了七八年。后来才知道,向哈德洛克发起挑战的远不止我。从专利网站搜索“防松螺丝” 、“防松螺母”、“防松螺栓”,分别有140件,2747件,651件。去掉无效的, 中国防松螺丝专利至少在2000件以上。大约从1986年起,加上没有申请专利的,中国至少有1万名技术人员向哈德洛克发起挑战,这其中也包括向辽宁舰、歼20、神舟飞船提供紧固件的各类高大上企业,这些挑战全部惨败。说惨败——是因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输在哪里!有的还沾沾自喜以为赢了,徒增国际笑料。还有个别发明人认为自己的技术超越了哈德洛克,而中国高铁偏偏不用他的。这其中的原因嘛,肯定是铁总内部有日本间谍和狗汉奸,他要向中央举报!
    剔除可笑的成份,他们的中许多人砥砺前行,耗费了大量心血和家财。即使惨败,也应该向这些奋不顾身的科技勇士致以崇高的敬意!
    他们中的杰出代表有:魏民(沈阳),专利号CN103277392A;杨志清(杭州),专利号CN201944075U;刘凤翼(深圳),专利号CN205578469U;唐宗才(马鞍山),专利号CN1281954A。
    中国高铁开通后,关于哈德洛克在网上总是吵得不可开交,有人说中国连一颗螺母都造不好,高铁纯粹是抄袭没什么好自夸的;有人宣称中国高铁根本就不用哈德洛克,都是日杂、汉奸在黑中国高铁。铁路官方机构从来都是一言不发。




那么——
    中国高铁到底用不用日本的偏心螺母呢?
    秒杀日本的中国技术到底是真?还是假?
    哈德洛克雄霸全球近50年的技术诀窍是它公开的楔子效应吗?如果不是,那真正的诀窍又是什么呢?
    有什么办法能让中国在短时间内达到哈德洛克的水准,从而打破其近50年的垄断呢?
    全部是顶级干货,请认真听我解答,特别是哈德洛克的诀窍和破解之法,是世界机械行业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九阴真经》,若是有缘人,你可以发大财。
    首先,中国高铁100%使用日本哈德洛克的偏心螺母!打着任何幌子的谣言都改变不这个事实!并且,中国高铁越是提速,就越离不开哈德洛克。传统轮轨交通速度越快振动越大,这是无法逾越的客观规律!而哈德洛克的防松性、可靠性全部是世界一流的。


第二,深圳刘凤翼绝杀哈德洛克的视频及检验报告,让他自己和很多人都以为赢了哈德洛克。其实是又一次惨败。
    刘对螺丝防松的要求和哈德洛克的操作规范完全懵懂无知。并非刘一人不懂,几乎整个中国的螺丝防松研究者都认为,螺丝是拧松的,这个看法在横向高频振动下是错的,螺丝松动(轴力损失)的初期螺母是没有任何回转的。同时,大安装扭距防松也是错的,即把螺丝往死里拧紧来防松是不对的。我分析数千个防松专利后发现,整个中国的防松研究要么往防止螺母转动这个方向走,要么往加大安装扭距这个方向走,这两个方向恰恰都错的。
    为什么单纯把螺丝拧紧来防松是错呢的?有些工位狭小,大尺寸扳手根本进不去,没有可操作性;有些工件的强度比螺母低,用力拧会把工件压坏;有些工件之间有非金属垫圈,用力拧会把垫圈压坏。前苏联一艘潜艇出事,就是一颗螺丝拧得太紧,把密封垫圈压坏造成了泄露。为什么单纯防止松螺母回转来防松也不完全正确呢?在微观领域,螺母与工件之间永远都有间隙,在横向振动下,接触面会首先塌陷导致轴力损失;如果能看螺母回转,轴力已损失很多,实际上已经松了。
     在大轴力和小轴力的情况下都能防松,才是高效、可靠的防松技术。用很小的力来拧紧螺丝,形成的轴力也很小,这时候进行横向振动检测就见真功夫了。而哈德洛克就是在小轴力的情况下,能保证轴力不持续损失。中国懂得哈德洛克先进性的人肯定有,这么多年,无论网络、民间如何喧嚣,这一小撮人始终不愿意出来做一个说明,真是诡异得很!
    魏民、杨志清们很可能对“惨败”一说嗤之以鼻。稍安勿躁,权威数据将让诸位心服口服。以下是哈德洛克的检验报告。


报告显示,在小轴力(10 KN~12KN)的情况下,30秒内轴力损失已经结束,轴力的损失不是持续性的。以M12-A2-70序号1为例,残余轴力从30秒开始即保持不变,30秒(10KN)、60秒(10 KN)、90秒(10 KN)、120秒(10 KN)。这是哈德洛克最为神奇之处!中国目前已经知的任何一种非破坏性防松技术,在GB/T10431-2008要求的检测样品数量内,其轴力损失整体都持续性的。
    再看一下刘凤翼的检验报告。


刘凤翼在120秒内保持了94.7%的残余轴力,但其轴力从30秒(51.5KN)、60秒(51KN)、90秒(50.3)KN、120秒(50.2KN)是一个持续损失的过程。2分钟内损失5.3%的轴力,20分钟就会损失53%以上,直至松脱。尽管120秒残余轴力大于哈德洛克,由于会持续损失,明显是输了!
    可以这么理解,哈德洛克是世界上惟一一种有刹车的防松螺母。
    第三,破解哈德洛克的窍诀!
    哈德洛克宣称其诀窍是偏心结构和偏芯量,我用同样的偏心结构进行了检测,达不到它的效果,说明不是结构的原因。郎咸平说是工匠精神,也是瞎扯!哈德洛克的真正诀窍在于材质!有人猜测过是材质的原因,但仅限于猜测。我用8级螺母和A2-70螺母进行了多次对比检测,限于篇幅,我就不一一展示这些报告了,可以肯定是材质的原因
    那么材质究竟有什么不同呢?跟弹性模量、杨氏模量、泊松比之类关系密切。简单说,哈德洛克偏心螺母所使用的304不锈钢要软一点,弹性要大一点。哈德洛克的304钢和中国的看起来一模一样,其实内在差别很大。弹性大一点,这就是日本称雄全球近50年的诀窍!也是我花数年时间检验的科学结论。弹性大一点,简单到令人难以置信!
    如何解决偏心螺母的材质问题呢?很简单,4条路。
    1. 对哈德洛克进行分析,看它与中国的304有那些差别,我估计现有测试手段很难测出来,测不出也要想办法测!
    2. 在国内现有的旧工件上拆一点日本的304下来,车几个偏心螺母进行检验,如果防松效果和哈德洛克一样, 那就正好,我估计是不行;
    3.拿着哈德洛克的偏心螺母,到日本钢材市场去采购一模一样的的304。哈德洛克并不生产钢材,他也是市场上采购的;这样再试一次,我估计还是不行。那就按小粉红的思路来,中国把日本市场上的这种304钢全部包圆,甚至把钢厂买下来,掐断哈德洛克的源头。这个撕路可以把哈德洛克撕得粉碎。
    4.调质!对国产的和日本的304钢同时进行调质,逐步调,肯定能调出一模一样的来。中国专利CN86204074、CN87216533都是偏心螺母,且都已经过期,解决了材质问题,中国自产偏心螺母并不侵权。
    按我以上路径,在整合国家资源的前提下,几万块的费用,顶多半年可以彻底解决。高铁防松螺母是不可替代的,搞不好就要出事。紧固件是工业大米,比圆珠笔重要何止万倍。据说圆珠笔钢搞了好几年,投入1.8亿才搞好。跟我比起来,科技部、钢铁行业、冶金行业的专业人士是多么的愚蠢!
    解决了材质问题,高铁防松螺母的成本至少降3倍。对紧固件行业、工矿安全,特别是汽车交通安全都是一个大的提升。以2011年为例,中国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是62387人,其中约3.5%是因为机械事故造成的,即2183人;机械事故中又有70%以上是因为螺丝松动造成的,即1528人。假如,我是说假如,中国的汽车都能用上国产的偏心螺母,那每年至少要挽救1500个鲜活的生命。

二、感恩同路人

     中国是世界上“创新”口号喊得最响亮、最频繁的国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鄙视、最敌视创新的国家;当然,中国还是世界上最热爱、最崇拜他人创新成果的国家!许多发明人都有这样的体会。
    筚路蓝缕,跋涉总是孤独的。好在微信还热闹,从朋友圈我能感受到许多岁月的欢颜。狗年了,我要给各位微友拜个年。祝大家新春吉祥!阖家安康!万事胜意!


这些微友的一部份是,
    长沙:犀牛、hattiecy、懒得炫、dengyitao001、紫菱、yq100000、阳泽华、fish、书剑侠客、刘工、毛汨平、lenon、Suki~、晓雨、青春哥、LG732565、闽尚金属、恒星、侯侯、路遥、家福国强、姜维、心若在梦就在、罗祖平、鲁赞、梅子、帅南征、谭依、贺小好、甜甜晓儿、未未、文向葵、敏、东儿、馨漫杨、杨3、杨家华、鹰击长空、甜蜜的沉浸、A.万紫千红。
    娄底:楚人忧族。
    株洲:Li 2?1?、独行者、He、小万。
    岳阳:山呼万岁。
    湘潭:树。
    宁波:永凌,bill。
    嘉兴:丈量阳光、一杆秤。
    杭州:鹿鸣。
    深圳:cynthia,莫镇豪、卿工。
    东莞:Fuyin梁。
    益阳:丽虾r。
    衡阳:谭天。
    兰州:牛仔、河岸的桥。
    北京:双子精灵、老高。
    金华:钟亮、liushiliu666。
    大连:康康。
    武汉:小忆、何彦林、勇敢的心。
    台州:小杨中走丝对外加工、人为、小钟造型设计。
    锦州:二江。
    天津:灯塔。
    法国:Mr.郭。
    日本:nico。
    美国:青海大侠、孙志钢。
    ……

三、中国的耻辱

    德国人安布内科发现,横向振动是螺纹紧固件松脱最主要的原因。英国研究者认为,横向振动时螺纹松动的主因是表面塌陷和金属疲劳。在微观领域,再光滑的金属表面也是高低不平的,表面塌陷的同时,也会产生啮合,应该能阻止松动的继续,但事实并非如此;其次,在检测中样品都是新的,不存在金属疲劳的问题,但松动也会持续,金属疲劳的说法有欠缺。
    一种理论认为,螺纹是等距螺旋线,任意一段螺纹都是斜线,螺栓受到的压力分解成轴向分力和径向分力,当压紧的螺栓受到一定振动时,瞬间的横向分力大于磨擦力时,就会沿斜面慢慢转动,时间长了,螺栓就松了。在横振动检测中,振动力明显小于摩擦力,但仍然会持续松动。这个理论也是有欠缺的。并且,哈德洛克并不持续松动,也证明这个理论有欠缺。
    到目前为止,可以确定横向振动是最主要的原因,深层次的原因并没有彻底搞清楚。我倒是搞清楚了,但我要暂时保密。以防备各种保守、极端、反动势力的叫嚣和反扑。
    科学探索的道路上,有各种错误和歧义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明显违背经典力学的就不可原谅了!通过下面这个公开的检验报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防松螺丝领域的种种落后和乱象!


以上报告具有法律效力,企业做为一个很牛逼的荣誉发布在官网上!
    报告中没有标明安装扭距,这就相当于一个学生说自己考了100分,却不告诉你总分是250。从技术上来讲,这纯粹就是耍赖。好,捅马蜂窝了!检测方也好,企业方也好,别跟我狡辩说什么国标没有要求标明安装扭距,国标还没有要求拉完屎要擦屁股呢,你就不擦屁股了?
    10个检测样品,序号9和序号10,1个残余轴力为0.71%,1个为零。2个明显失效,可靠性只有80%,这是一次失败的检测,企业却当作了荣誉。一列16辆编组的高铁有2万多个螺丝,其中有4千个是失效的,你敢坐吗?这家有着35年历史的大型紧固件企业,只知道螺丝防松有残余轴力这个指标,不知道螺丝防松还有可靠性这个指标。真是太令人痛心了!中国螺丝防松领域需要做的工作太多了。
    再看看检测方干了什么奇葩的事。
    仅举一例。序号2的样品在150秒时的残余轴力大于120秒时的残余轴力,120秒时的残余轴力又大于90秒时的残余轴力。从牛顿力学来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在横向振动的情况下轴力只会越来越小,怎么可能越来越大呢!就像你的年龄肯定要小于你的生父,现在出现了儿子比老子大的现象。再从常理上来讲,机械工业通用零部件产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执行同样的国标,从来都不会出这种轴力越来大的现象,即使同样的样品也不会,这足以说明检测方有多么的奇葩!
    牛顿力学确立300多年以来,第一次遭到以“国家”名义的践踏。这不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耻辱,又是什么呢?

四、高铁的必亡

    汽车替代马车是历史的必然,高铁被新技术替代也是历史的必然!
    晚上是没有高铁的,因为高铁晚上要检修。高铁是一个典型的脆弱系统,维护成本巨高,注定只能是一种过渡技术。
    至2015年底,中国高铁运营里程达1.9万公里,远超日本,这让很多人感到自豪。大个子穿大码,小个子穿小码,日本国土面积小,自然不需要这么多的高铁。中国过去光屁股,现在穿上衣服了,值得表扬,但缺乏理智的“自豪”只会变成抱残守缺。建设速度快也有人感到自豪,量举国之力来搞这个事,其实速度也不算快;从综合效能来看,中国高铁整体亏损还是蛮大的。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没完没了的“自豪”,毛主席早就说过了,谦虚使人进步,自豪使人落后。
    王梦恕院士说,用货运来补贴高铁客运的亏损,这明显是计划经济的流毒没有肃清。达沃斯年会上,中国领导人提出对全球化的坚定主张。市场经济是全球化的基石,还没听说过计划经济可以全球化的。还有人说高铁不必计成本,因为军队是不计成本的,这种瞎搅和听上去有道理,但依旧是瞎搅和。
    铁老大在中国形成了法律、政策、甚至社区管理一整套的割据势力。在承担交通职能的同时,也像癌症一样的膨胀,无节制的推进高铁,将普通铁路技术的提升空间压缩殆尽。绿皮火车的价值并未完全丧失,廉价永远是穷人的福音。由于高铁技术的脆弱性,3万公里的高铁必将形成深不可测的财政噩梦。未来,高铁极有可能是拖垮整个国家财政最重的那个包袱!
    地效列车是替代轮轨交通(高铁、地铁)的一种全新的人类交通方式,是类似飞机的贴地飞行的非轮轨编组列车。
    地效列车结构上极简化,没有轮子及相应的传动机构;重量上极轻化,采用新材料,只有高铁的四分之一甚至更轻;在动力上全气动,类似于喷气飞机;在速度上极快化,起点速度600公里/小时,碾压高铁,巡航速度1000公里/小时,最高速度5000公里/小时,碾压民航;地效列车可靠性好,全天开行;票价是高铁的三分之一少!最多5年地效列车的样车就会出现,10至15年内可以进入商业营运。到那时,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的高铁,还有埃隆马斯克的超级高铁都将成为一堆废铁。
    有人会说地效原理的种种限制和难度,会说前苏联“里海怪物”的失败。这么跟你说吧,“里海怪物”利用了地效原理,但没有充分利用,所以才会失败。还有更多的人会说,敢喷如日中天的马斯克,简直是狂妄至极!别急,来做个比较,超级高铁是低真空管道+被动磁悬浮,地效列车是地效航道+贴地飞行+编组。


如果将3万公里的高铁悬崖勒马,转而大力开发地效列车,一带一路的畅通谁也挡不住,整个中国必将迎来一个至少30年的繁荣期!当然,在王院士之流的眼里,我这也就算个屁!

五、谁敢来应战

    技术的进步本无所谓民粹眼里的胜败。
    中国的瓷器领先欧洲数百年,欧洲人对瓷器的赞美多了去了,但是没被人被骂成是中狗、华杂!今天的中国,如果在网上说日本好,说日本的技术先进,随时都可能被骂成是日杂、汉奸!极端民粹主义的盛行,使正常的技术交流蒙上了浓厚的文革阴影。



这个油腔滑调的精教授把日本媒体的自我反省当了真,也傻不拉几的跟着说中国高铁比日本的好。一辆可以跑200迈的跑车,也可以只跑50迈,但它还是跑车。300公里以下就不叫高铁,这叫什么话!速度只是高铁的一部分,安全性更重要。1964年至2018年,日本高铁54年没有出过人员伤亡事故;2011年温州动车事故造成40人死亡、172人受伤。真要跟日本比,那就等到2065年中国高铁不再出现一例伤亡事故,才和小日本打了个平手。
    高铁是国家的名片,是中国的新四大发明之一!我居然敢说中国高铁败给了小日本,还是50年,这不逆天了吗?!王梦恕、胡锡进、周小平和百万小粉红还不得群情激粪啊!还不得让我滚出中国啊!还不得人肉我啊!污言秽语、阴阳怪气、胡搅蛮緾还不得排山倒海啊!没关系,我提前操你们祖宗八辈!

    中国防松技术不敌日本不容辩驳,不过,我不觉得丢脸,能用上世界上最好的产品是中国人的福分。美国、英国、波兰……全世界都输给了哈德洛克,平常得很!输了之后,高铁水军大范围、长时间围攻那些讲真话的人,就只有中国了,这就输大发了!中国高铁当然有领先的一面,在战略、技术整合、路轨建设、综合运营上要优于日本。技术的落后与商业运作的成功是两回事,用第三等级的成功来冒领第一等级(原创)的荣耀是典型的沐猴而冠。
    我的技术比小日本差一点,但在中国我还是NO1。在螺纹防松领域,什么清华、北大、国防科大、哈工大,以及所有的专家、院士、教授,辽宁舰、歼20、神舟飞船的供应商,我都可以骑你们头上随意拉屎。不服是吧?来,看看我的检测报告!


初始轴力4KN,残余轴力为75%。现在,我用最粗鲁、最恶劣的言语挑畔、怒怼、践踏、羞辱你们!谁?有谁敢把初始轴力降到4KN来比试一下!
    你们,是忍气吞声把这坨翔活生生的咽下去?还是堂堂正正的走出来接一招呢?

    恭请全国网友做一个见证吧!

六、向英雄致敬

    从蔡淋旭、杜帅到刘凯,检测的人都已经换了三拔了,我还在。


我——这个国家做横向振动检测最多的人、坚持最久的人、投入最大的人、也是成绩最好的人。事实上,国家、社会、政府有负于广大的发明人,也包括我。而我,依然真诚相待,倾囊相授。我绝对是一个高尚的人!如果说黄旭华是核潜艇之父,那我就是世界地效列车的祖宗!照我所言,国家、民族前途一片光明。以我对民族的巨大贡献,对国家的正确指引,可以毫无愧色的讲,我是这个国家的栋梁,是这个民族的英雄!我深信,每一位善良、勇敢、有正能量的中国人,都会向我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民族英雄致敬!
    有人会跳出来说,哪有自己说自己是民族英雄的,这也太臭不要脸了!实力铸就英雄!二千年以来,我们湖南人有亡秦必楚的彪悍,有扎硬寨打死仗的狠劲,当然也就有自命英雄的霸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发表于 2018-3-5 11: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管理员转这个与自由能毫不相干的帖子应该是意味深长的。

就是如此简单的螺母,只涉及到材料力学,有专利,有产品,可以进行解剖测试、金相分析,居然50年全世界无人仿造成功!这在提醒我们的自由能斗士们,不要因为自己的失败,就说别人的是假的,是魔术,要多从自身寻找原因,多从实验数据寻找原因。

点评

市面上,包括日本的市场,可能根本找不到加工那种螺母的原材料。  发表于 2018-3-5 16:41
发表于 2018-3-5 12: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能量海 发表于 2018-3-5 11:37
管理员转这个与自由能毫不相干的帖子应该是意味深长的。

就是如此简单的螺母,只涉及到材料力学,有专利 ...

材料学一点都不简单,我认为其难度与电磁学是同一个级别的。材料渗杂和加工工艺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没有精准配方数据和加工条件,很难成功模仿的。
发表于 2018-3-13 12:5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电力变压器使用的磁芯,是一种硅渗杂取向钢,当磁场的方向与硅钢的取向相同时,磁芯的性能会成倍数增强。哈德洛克的防松螺母会否也是相类似的原理?
发表于 2018-3-19 21: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Hard Lock螺母成了全世界唯一的绝不松动的螺母,不仅在日本得到广泛使用,而且在世界各地的主要桥梁和建筑物中也可以看到这种螺母的存在。当然,hardlock螺母的成功也会吸引很多的模仿者进行模仿。

实际上hardlock螺母的原理结构都是比较简单,哈德洛克公司工业在其网站上对此有详细的介绍。  虽然模仿者很多,但成功者几乎没有。这就是技术的关键。  虽然你知道这种加榫头的螺母的原理和结构,可是你就是生产不出绝不松动的螺母。这就是人家的拿手绝活。

从上面的介绍来看,好像这种螺母的发明并不困难,推广倒是很困难的事。实际上这是一种错觉。发明这样结构的螺母的确不是很难,但是,真正地把这种发明变成实实在在的绝不松动的螺母,还是需要在使用中不断地改进。

从这家公司的设立到日本最大的铁路公司的全面使用,若林用了近20年的时间。  这个20年中的不断技术改进,才使Hard Lock螺母成了世界上唯一的绝不松动的螺母。

哈德洛克公司在网页上特地注了一笔:  本公司常年积累的独特的技术和诀窍(knowhow),对不同的尺寸和材质有不同的对应偏芯量,这是Hard Lock螺母无法被模仿的关键所在。

看见了吧,人家把这种螺母的原理和结构都明白地告诉你了,但是实际的生产还需要特殊的经验,这就是技术,这就是诀窍(knowhow)。

没有这种技术,你就是看懂了这种螺母的原理,也无法生产出来。日本的很多企业都有这种你怎样学也会不会的独一无二的技术。




【公司数据】Hard Lock工业株式会社    地址:邮政编码577-0063东大阪市川俣1-46-24    总经理:若林克彦    业务内容:HLN(Hard Lock螺母)、HLB(轴承专用螺母)、SLN(单一螺母)、HLS(配套螺丝)等的制造和销售(均为专利产品)    资本金:1000万日元    员工:49人

楔子与锤子二合一的螺母


“Hard Lock螺母”的构思十分简单,就是在螺母与螺丝之间a入楔子以发挥防止松动的作用。(图1)但是,若在施工现场将楔子一一a入要使用的螺母,则既没有效率也不现实。怎样才能使螺母具备有楔子的功能呢?若林进行了一番冥思苦想。



他想到的方法,是在一个螺丝钉上使用呈“凹”“凸”形状的两种螺母。下方呈凸状的螺母,在加工时中心稍许错动(偏心加工),起到楔子的作用。上方呈凹状的螺母,则不作偏离中心的加工(圆形加工),于是形成了锤子a打楔子的功能。(图2)这样的两个螺母合二为一,松动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螺母改变了人生


若林与螺母结缘,是在1961年大阪举办的国际商品展览会上,当时他还是个公司职员。作为样品他带回了“防反转螺母”,那是用不锈钢钢丝做卡子来防止松动的,结构复杂价格昂贵。“不能做得又简单又便宜吗?”若林从此开始了苦心钻研。

不久他想出了用板簧卡住螺丝钉螺纹的方法,试制品发挥了令人满意的效果。若林为之取名为“U螺母”,并于1962年与弟弟等3人成立了生产销售公司。其后的约10年里,事业发展顺利,但随之却遇到了新的难题。

虽说是“不松动”,但用于凿岩机、打桩机的“U螺母”,在反复不断地受到强烈冲击后,还是出现了松动现象。随着产品的大量上市,客户的不满也随之增加。一心想“发明永不松动螺母”的若林,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



1973年底,若林在路经自家附近的住吉大社(大阪市住吉区)时,仰望入口处高大的牌坊,脑中突然闪过“a进那种楔子就不会松动”的念头……。他立刻动手,在螺母和螺钉的缝隙中打进a子,结果可谓“正中下怀”。从熟悉的神社得到启示,若林说:“这或许是天启。”

成立Hard Lock  工业

若林坚信“Hard Lock螺母”的成功,并决定为其豁出一切,于1974年成立了现在的公司。他将“U螺母”事业几乎无偿地出让给了公司的有关人员。至今“U螺母”仍作为与“Hard Lock螺母”相匹敌的竞争商品,畅销于市场。

“Hard Lock螺母”于1976年被日本关西的私营铁路大企业采用,专门用在电力设备上,此后事业得到迅速发展。

在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严格的NAS(美国国家航空航天标准)振动试验中,“Hard Lock螺母”也显示了不凡的成绩。

虽然在价格上比一般螺母高出4到5倍,然而一旦拧紧就无需维修,可以节省庞大的保养检修费用。



迄今为止,“Hard Lock螺母”已被澳大利亚、英国、波兰、中国、韩国的铁路所采用,台湾的新干线(台湾高铁)也保持了开业以来无人身事故的记录。BBC(英国广播公司)在验证2006年英国国内发生的铁路事故的纪实节目中,介绍了“Hard Lock螺母”的有效性,此后,该国的铁路部门当机立断,全面引进了“Hard Lock螺母”。

除了铁路外,世界最长吊桥日本的“明石海峡大桥”、世界最高的自立式电波塔“东京天空树”、美国的航天飞机发射台、海洋钻探机等国内外许多国家和地区,都采用了“Hard Lock螺母”。

来自飞机制造商的交易



发明家若林在“Hard Lock螺母”扬名世界的今天,仍然埋头于技术革新,相继开发出提高操作效率的“单一螺母”、防止轴承松动的“轴承专用螺母”等新产品。此外,他们目前还在与世界最大的飞机制造商美国的波音公司、欧洲的劳斯莱斯公司进行交涉,开发用于飞机的轻量产品。

若林是为数不多的铁路模型收藏家,他说在摆弄铁路模型时,脑中也会闪现出灵感。工厂的2楼还开设了藏品展示区,成人10人可乘坐的迷你列车行驶在一周100米的铁路线上。据说来工厂参观的客人乘上后各个兴奋不已。若林说无论在工作上还是兴趣爱好上,  “能让大家高兴,比什么都快乐。”  连接铁轨的螺丝钉上使用的,当然是“Hard Lock螺母”,它切实保障了乘客的安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点评

如果涉及冶金方面,业余条件基本上没得玩。  发表于 2018-3-21 15:48
发表于 2018-3-21 12: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erena 于 2018-3-21 12:59 编辑
能量海 发表于 2018-3-19 21:49
Hard Lock螺母成了全世界唯一的绝不松动的螺母,不仅在日本得到广泛使用,而且在世界各地的主要桥梁和建筑 ...

这种螺母是对角锁定的,具有普通螺母所没有的额外轴向分力,但普通螺母加弹簧戒指可产生此效果。以当今先进的测量技术,从现有产品中获取精确的机械加工数据应该不难,估计诀窍应该还是在材料上。
发表于 2018-3-21 21: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沉睡 于 2018-3-21 21:34 编辑

这才是真正的工匠精神~~~~~~~~~~~
发表于 2018-3-22 12: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erena 于 2018-3-22 15:07 编辑
能量海 发表于 2018-3-19 21:49
Hard Lock螺母成了全世界唯一的绝不松动的螺母,不仅在日本得到广泛使用,而且在世界各地的主要桥梁和建筑 ...

如无意外,Hard Lock未公开的诀窍极可能就是“索带原理”,受力是单向的。螺母一旦锁紧,旋出阻力变得非常大,就很难回退。这种功能如果是在材料的微观结构中实现,仿制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发表于 2018-3-23 15: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构思的一种索带式防松螺栓,如果以此取得专利,你将欠我一个饭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发表于 2018-3-23 15: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Derena 发表于 2018-3-23 15:25
我构思的一种索带式防松螺栓,如果以此取得专利,你将欠我一个饭局。

不妨一试。兄弟的专利如能代替哈德洛克,何止一个饭局那么简单,完全可以成为民族英雄!

点评

加工方面,业余条件或通过订做应该可以做到,就是将螺丝和螺母的螺纹加工成互相配合的索带的形状。  发表于 2018-3-23 23:2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能量之海

GMT+8, 2018-11-17 14:40 , Processed in 0.342555 second(s), 4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